深圳户口咨询

个人办理积分入户100天的艰难历程

“来了就是深圳人!”伴着耳边的这句口号,许许多多的来深建设者成就了自己在这座城市生根发芽的梦想。截止到2012年底,已经有超过10万的来深建设者获取深圳“积分入户”指标,成为新的“深圳人”。

然而,回忆起办理“积分入户”过程的种种,他们当中的绝大部分人,流露出复杂的神情。“‘惠民政策’不该变成‘累民政策’。”在今年深圳市五届人大五次会议市民旁听座谈会上,经历了一百多天才办完“积分入户”的市民王蛟龙,在发言中这样说道。

“有没有必要这么麻烦?”

在王蛟龙耐着性子办理一道又一道手续的时候,不断有身边的同事宣告放弃。他掰着指头算了算,说:“前前后后总共一百多天,请了20天的假才把那些手续给办完,其他没那么多假可请的同事,就只能半途而废了。”

一想到还有许多像他一样的人需要为此不断地东奔西走,王蛟龙心里就不是滋味。“有没有必要这么麻烦?那一张张盖着各式印章、写着冷冰冰的句子的纸,到底是在证明什么?”想着这些天经历的种种,疲惫累积的负能量催生出一种质疑的情绪,他觉得,得找个说得上话的人,来把问题反映反映。

于是,在1月16日举行的深圳市五届人大五次会议市民旁听座谈会上,他成了在座的一员。“这是我新拿到的身份证。”他举着那张崭新的身份证,朝在座的各位展示了一番,接着,他面带微笑,又把取得这张身份证的种种曲折艰辛讲述了一遍。

“我很高兴能成为一名‘深圳人’,我在这里生活了十年,我喜欢这座城市,但是,我希望那些繁琐的审批程序,能对普通市民更人性化一点。比如,为什么不让每个单位都在市民中心开一个办事窗口?为什么人社局的积分入户咨询电话老是没人接?为什么不尽量简化流程,把一些没有意义的手续省略掉?为什么政府部门不在双休日开放办事窗口?为什么户口、身份证、学历等这些已经被录入过互联网的资料,还需要靠这种原始的方式来证明?”

办一份献血积分证明要花十多天

事情要从几个月前说起。

2011年,听朋友说可以“用积分换深圳户口”,在某民办学校工作的王蛟龙便开始关注这方面的信息。 学历、房产、社保……分数一项一项地累加,直到2012年8月,他的分数离100分的“标准线”只差两分,而献一次血正好得两分,于是,他毫不犹豫地走进了采血站。

“想到马上就可以拿深圳户口了,心里就挺激动的。”正当他为此高兴时,一盆冷水泼了下来:一份献血积分证明,花了十多天才办好。

“在采血车献了血,拿到献血证之后,得先在网站下载表格填好,再从坂田跑到笔架山的深圳市血液中心提交,然后至少要等一个礼拜才能拿到证件,而且血液中心只在工作日的上午8点到下午5点半上班,这可为难我们这些上班族了。”因为请不到假,他十多天之后才领到证明。

献血积分证明只是他需要提交的十几项材料中的一项,其他还有学历认证、婚姻状况证明、计划生育证明等。开具这些证明的单位,分布在这座城市的东南西北各个地方。

过程“简直就像西天取经一样”

一场“马拉松”才刚开始。

王蛟龙先是在罗湖区宝安北路的深圳市人才交流服务中心进行了学历认证,排完长长的队伍以后,认证结果还得等一个礼拜;

在福田区北大医院进行人才引进入户体检,体检报告等了五天;

到官方指定的罗湖区鹏元征信有限公司开具个人信用报告,其间又因为信用卡问题,需要北京的银行信用卡管理中心开具信用证明,又花了两个星期;

到位于福田的深圳市房管局开具房地产权利证书,所幸,当场就能领取;

提交各种资料时,他又得跑到人才大厦,在官方指定的代理机构之一——市职业介绍中心处办理;

之后又因为落户问题到位于光明新区的房产局光明分局办理落户手续,再等了两个星期;

……

这些机构基本都只在工作日办公,因此,他每次提交表格与领取证明时都得请假,前后总共达二十次。

“腿都快跑断了,但是这些都不是最头疼的。”王蛟龙说,最“难搞”的,要数计划生育证明和未婚证明这两项了。

按照积分入户相关规定,申请人需要下载《拟引进人员计划生育情况调查表》填写,之后本人还得到调出单位(户籍所在地居委会)和户籍所在地乡(镇)、街道计生办签署意见并加盖公章。

老家在河南的王蛟龙犯了愁:“回一趟河南怎么也得好几天,如果办手续不顺利,还得耽搁更久,可我平时都得上班。”无奈之下,冒着“违规”的风险,他只能把表格寄回老家,再托亲戚把所有手续办好之后给他寄回来。

花了将近三个月时间,终于在去年11月收到了入户通知。但是,办理户口迁移各种手续又在类似的奔波中花了二十几天,最让他感到无奈的是,当他拿着办好的户口去换新身份证时,又等了一个月那么久。

“简直就像西天取经一样困难。”王蛟龙苦笑着说。

因等待入户而推迟婚期

让王蛟龙没有想到的是,这竟然也成了他与妻子婚姻的一段“插曲”。

说起来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但在这个“80后”青年的心里,靠深圳女友才能拿到深圳户口,对他这个2002年就来深圳的人来说,总是有些奇怪的味道。

“她是深户,想让我先和她结婚,然后以随迁配偶的身份办深圳户口。我觉得,既然有积分入户这个政策,而且我也符合条件,那就靠自己去争取吧。后来我们约定,等我拿到深圳户口,我们就结婚。”

多年的爱情“马拉松”,就这样系在了小小的户口本上。原本定下来的婚期因此被一拖再拖,一直到1月24日,他们才领到结婚证。

在拿到结婚证的那天,他的心里五味杂陈。一种说不出的疲乏蔓延开来,侵蚀着新婚燕尔的幸福感:“原本约在‘1314’这个好日子,最后还是没能赶上。”

政府将研究如何推倒道道“壁垒”

1月16日那天,副市长唐杰坐在会场,认真地听王蛟龙说完后,对旁边的人说:“把他的电话号码留下来,我们要好好采纳他的意见。”

7天之后,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是邀请王蛟龙到市政府座谈的。

坐定,上茶,工作人员十分礼貌:“你反映的问题,市领导十分重视,可是,积分入户涉及到政府多个部门,要一下子改简单也不大可能,我们希望你能理解,但是,我们会和各个部门协调,尽量简化办理流程。”

在办公室里,王蛟龙碰上一位被随迁问题困扰而上门求助的老汉,安静地坐在他的对面。老人摩挲着两张破损发黄的结婚证,小心翼翼地从塑料袋里取了出来,说:“看吧,这就是我前几天找出来的结婚证,我们结婚那会儿啊,都不敢送什么东西,我给了她一本崭新的《毛主席语录》,就算作新婚礼物啦!”

在座的人都被这“宝贝”吸引了,纷纷凑上来看了又看,夸了又夸。

老人接着用缓和的语调,幽幽地说:“前几天为了户口的事儿,他们非让我找到结婚证。现在找到了,又要让我去弄计划生育证明,我一个六十几岁的老头儿,上哪去弄那个东西啊?”

大家都不再说话。

深圳市发展改革委工作人员董彧认为,“证明满天飞”的现状,实际上反映了政府各部门之间信息共享的缺失,这直接导致许多审批手续都还依靠“开证明”这种十分落后的方式来进行,“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进一步加快政府办公信息化建设,打破各部门之间的信息壁垒,在保护市民隐私的条件下实现信息共享。”他说。

“壁垒”也在人心。王蛟龙说,不能让繁琐而冰冷的行政程序让这座城市变得冷漠。

找轩辕商务可以省去很多自己跑的流程!节约更多时间!